鲍威尔一席话,市场崩了

  • 日期:08-20
  • 点击:(1321)


?

文字|黄明

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建议投资者合理投资

在美联储降息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同学们举行了一次特别的新闻发布会。在新闻发布会上,他们只用了15分钟就制造了全球黄金和美国股票代表的避险资产。潜在风险资产代表,美国三大股指和黄金股跌幅超过1%,标准普尔指数跌破3000点。今天亚太股市在开盘后下跌,欧洲市场在开盘后也在下跌。

如果媒体可以计算出当今全球蒸发的主要指数的市场价值,他们可能会发现鲍威尔的会议将是资本市场上最有价值的新闻发布会之一。

降息通常被称为“解雇”,而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则是央行货币政策的“风向标”。美联储的首次“解散”使得央行随后的货币政策拥有更广泛的经营空间。根据货币政策的传导链,在正常情况下,美联储首次降息将导致美国股市走强,美元指数将走弱。与此同时,美联储的降息普遍意味着它对经济发展不乐观并需要货币政策来刺激它。因此,在美联储降息的背景下,黄金等避险资产将普遍走强。

但在美联储昨晚降息后,美元指数走强。黄金与美股齐跳水,实在是非常罕见。让我们深入研究今天背后的逻辑。

把时间放回美联储6月份的利率决定,我们会发现美联储在6月没有降息,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新闻发布会和利率决议的点阵发布了降息信号。因此,市场猜测美联储将在7月会议上降息,但市场对降息程度以及7月份降息是否会打开后续降息渠道存在争议。

%5C

摄影网

围绕这两个争议,整个7月市场一直在玩游戏。美联储相关人员对降息的评论将受到市场的重视,甚至涉嫌过度解释。例如,7月18日,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威廉姆斯在一次演讲中表示,利率大幅下调在经济下滑中发挥了作用。市场认为,这是美联储在7月底的利率会议上降息50个基点的信号。因此,以金银为代表的贵金属当天飙升。美国股市一直受到降息和强劲经济数据的支撑。

事实上,市场争议并非没有道理。

一方面,从美国近期的经济数据来看,今年通胀继续疲软。 7月份,美国Markit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小幅下滑,表明经济增长可能放缓,但异常强劲的消费数据意味着经济不会陷入衰退。因此,基于美国经济数据本身的降息只能被解释为“预防性”降息,以保持经济发展的势头。

另一方面,在贸易争端的大背景之下,从世界范围内各个国家的经济数据来看其中大多数都低于预期。世界经济陷入衰退的信号更为明显,美国无法独立。随着世界经济继续低于预期,美国经济发展陷入僵局的可能性将进一步放大。因此,在此基础上进行更大幅度的降息以刺激经济是合理的。

因此,经过一个月的市场纠纷,人们一致认为美联储7月份降息25个基点是合理的,而美联储将在7月份后进一步降息的可能性非常大。因此,在昨晚会议结果公布之前,市场有望继续前行,根据美联储今年降息50个基点甚至75个基点,已形成过度配置。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决定在上午早上降息25个基点。美国股市和黄金现货在小幅下跌后迅速反弹,表明市场并未反对这一结果,并符合预期。

但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2: 30点的新闻发布会上,他发了个大新闻。当被问及他是否处于长期降息的开始时,该人表示此举旨在“防止下行风险”,而不是暗示货币政策已经开启了宽松周期;我没有说这只是降息;不是长期降息周期的开始。可能会再次降息。与此同时,他还强调,我们不应该认为我们再也不会加息了;如有必要,我们将大胆使用所有工具。

金融兄弟用人类词语翻译,意思是:“我们这次降息只是打个小小预防针,后面我们有可能降息也有可能不降息,甚至还可能加息,我疯起来连我自己都打。”

市场先生立刻感到害怕,这与之前的预期略有不同。似乎9月份的降息幅度不复存在。结果,鲍威尔新闻发布会上各种资产开始涌入,每个人都“真诚”。市场地位明确,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跌,2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升,直接表明市场不相信目前的降息会刺激美国通胀并增加美国的悲观情绪。经济前景。美国股市的下跌也表明市场并不认为降息25个基点可以为随后的经济发展提供足够的支持。

目前,市场仍处于纠正预期差异的过程中。就美联储的降息而言,随着世界经济进一步衰退,美国经济受到影响的可能性非常高。当影响开始显现时,进一步降息将自然而然地实现。值得注意的是,事实上,美联储昨晚悄悄地生了一只鸽子。在7月的利率决定中,它表示将在8月1日结束合同削减计划,比原来提前两个月。

但我们要考虑的问题是美联储的降息与否,真的能力挽狂澜,扭转世界经济发展大局吗?

件。但事实是,在这19个松散的周期中,有9次导致经济陷入衰退。

更值得注意的是,最近三次美联储降息导致经济衰退,经济进入经济衰退的时间距离首次降息只有三个月。

因此,降息与否,可能只是“治标不治本”。降息本身并不是导致经济回暖的根本原因。

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都是全球贸易关系。因此,所谓的“解决钟声仍然需要响铃”,大家共同努力解决贸易问题可能是维护全球经济发展的根本途径。